金色察看丨联创人亲述:为何目前玩Axie Infinity愈加难

金色财经  区块链十月十日讯  “精灵宝可梦”风格游戏Axie Infinity近期盛行全球,玩家可以在这款游戏中培育一种名为Axie的生物,并将其每三个分为一组投入战斗。而Axie本身是由NFT表示的,这部分NFT可用于证明对游戏角色的所有权。不过,伴随游戏热度升高,目前参与游戏的困难程度好像正变得愈加大。

现在,小白玩家第一需要购买三个Axies才能进行游戏,而每一个可能要花费数百USD。不过为了能让新玩家的上手步骤顺畅,Axie Infinity开发商Sky Mavis于上个月宣布计划为新玩家提供不收费的入门 Axies。Axie Infinity 联合开创者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Aleksander Leonard Larsen )表示,他们非常了解自己在这个范围饰演的角色——教育者,他的电子邮件收件箱里全都是向他发送求助请求的邮件。而且,在团队天天收到的500个支持邮件中,约有25%的人从未有过银行竞价推广账户。

看到这么多新人通过该游戏进入区块链范围,Axie 团队愈加感觉通过游戏带领新人知道更广阔的加密范围是他们义不容辞的义务。Larsen也表示,现在正在考虑除去让这部分人挣钱以外,Axie Infinity还能带来什么其他好处? 

事实上,Axie Infinity已经成为了菲律宾等进步中国家一些玩家的收入出处。不只这样,近期交易网站FTX还宣布将与链游公会Yield Guild Games合作推出Axie Infinity 玩家边玩边赚(Play-to-Earn)奖励计划。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表示,现在 Axie Infinity 天天有大约 200 万活跃玩家,其中50%以前从未用过任何加密应用程序。不只这样,他还承认该游戏的学习曲线(learning curve)对于加密小白来讲“很难”。倘若将新玩家加入的过程比作游泳到一个小岛上,那样在这一尝试中“大多数人将会溺亡”——用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的话说,“基本上,他们没办法进入游戏本身,由于它太难了。”

不过,尽管存在着这部分障碍,但该游戏天天仍有大约200万活跃玩家,这一事实让Axie团队很激励。试想一下,目前这200万名玩家正在开始他们艰难的开始阶段,一旦当它变得超级容易时又会发生什么?出于这个缘由,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觉得他们目前唯一关注的事情就是增长,他正在思索怎么样才能在刚开始就教会这部分人,并在这个世界中获益?或许他们可以加入元宇宙,或者更广阔的数字世界。

不只这样,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还强调需要就常识产权(IP)权利对NFT持有者进行普及,类似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等头像项目,与 Axie Infinity本身。事实上,不少玩家都觉得“拥有 NFT就意味着可以拥有创造某些东西的常识产权,但可能并非如此的。

譬如,不少NFT用户觉得他们可以与阿迪达斯(Adidas)达成共识,或者是类似的事情。其实,NFT版权和IP的问题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各类山寨Apes和Punks在ETH以外的区块链上涌现,而NBA等主要品牌非常快就声称控制了他们销售的NFT的实质内容。依据官方条约,没NBA的“事先书面赞同”,NBA Top Shot NFT持有者不可以将其 NFT 的任何元素“商业化”;同样未经NBA许可,也不可以修改图像。

值得一提的是,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并不关心来自传统游戏工作室的角逐。由于Larsen感觉他们行动不够快,同时也非常害怕不能不放弃对项目的控制权。对于游戏工作室来讲,最糟糕的事情可能就是得到了某样东西,但却失去了对它的控制,并且永远也拿不回来。

相比传统游戏公司拿走“所有”而言,在Axie Infinity世界里创造的2亿USD的NFT价值 ,该公司只从每笔买卖中抽取 4.25%。亚历山大·伦纳德·拉森最后概要说:

“由于Axie Infinity企业的宗旨就是创造一个开放的游戏内经济,让玩家在这部分游戏中挣钱,且不拿走所有,而这也意味着可以在长尾中挣钱。”